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方的博客

我手提人生询问死亡,崇高之后是否还有崇高

 
 
 

日志

 
 

(原创小说)金沙江岸的回声 (九)  

2010-07-10 13:48:2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石牛安排的这顿招待确实很特别,除了那只用火烧的鸡,桌上几乎全是野菜。这山里没有电,小石牛就把桌子摆在屋外,用几束长长的火把点亮这大山的夜晚,体现出一种大山里的野餐风味。买主笑问小石牛:“这叫什么餐啊?”小石牛说:“就叫大山里的火把餐吧。”买主说:“很有创意,今后把你们的旅游搞起来了,这也是一个特色。”这一说,还真把小石牛提醒了。心想,今后一定要把这个“火把餐”好好设计一下,形成一个项目,会吸引很多顾客的。这一顿晚餐在相互愉快的心里展开了很多话题,小石牛也在这愉快的氛围里把石像村现在的情况和未来的设想向宣传部长汇报了一下。部长听后肯定了石像村现在的成绩,对小石牛下一步的设想是赞赏不已。席间,那个买主还表达了一个和石像村合作的意向,但他没有最终决定。生意人就是这样,是可以理解的。小石牛对这个合作意向是从心里期待着,因这样一来,对石像村的发展所需要的资金就有很大的优势,可以做很多目前做不到的事。在就餐的这个过程里,那个买主一直很兴奋,他完全被这大山的魅力吸引住了。几杯酒下去后,他的思维仿佛更加宽阔,把石像村的下一步该怎样走都做了一个自己的设定,另还把金沙江沿岸的未来也设想得是那么的美好。部长和小石牛听后都很受启发,虽说是酒桌上的酒话。又一巡酒后,部长对买主说:“我代表县里正式邀请你到石像村来投资合作。”买主说:“等我回去和老婆商量一下再决定吧。”说完他笑起来。部长说:“好啊!回去把老婆的思想工作做好做通,也把她带进这大山来,让她变成一个山里妹子。”一席玩笑,把这顿“火把餐”照得更加的明亮。这样的明亮,让小石牛从心里看到了石像村未来的明亮。这一夜,部长和买主都住在野蒿家。野蒿拿出家里最好的床上用品,给客人铺上了在这山里还算奢华的一个夜晚。

      天一亮,部长和买主早早地就踏上了回程的路。小石牛和野蒿把他们一直送到江边,看着他们过了这湍急的金沙江,然后向江的对岸挥着他们表示送行的手势。当江那边的背影若影若现消失在远方的时候,小石牛才拉着野蒿的手转过身。小石牛此时又想起他那次过江的时候,那位船夫说的一句话:“当这江上漂来美丽的尸体,就在真实里活一次。”小石牛这才想起,怎今天没见这位船夫呢。这摇着橹声的岁月,几时让这船夫带走了?小石牛在心里好象有一种失落感,这也是他面对这湍急的金沙江第一次涌现出来的这种心境。也许是他从那次见到这位船夫就没有忘记过他。“有时间一定去寻访一下这位船夫。”小石牛心里这样想着。野蒿问小石牛在想什么,小石牛说在想那个船夫。野蒿说:“就是那个在这里撑了很多年船的吗?听说两月前在金沙江发大水时,为了去救一个人,被大水冲走了,至今也没找到呢!”小石牛一听心都收紧了——这湍急的金沙江啊,你集合了多少生命的回响,让人们在敬畏你的同时,又多么希望你放慢对生命的流逝。面对这不息的江面,小石牛又想起他和船夫的对话——也许,小石牛面对这个船夫生命的终点,他会在心的碑文上,刻下他对生命的再一次认识。

       小石牛拉着野蒿的手,再次看了一眼这江面。他说:“我们回去吧。”野蒿不知道小石牛的心事,当她的喜笑没有得到回答时,心里也不高兴起来。两人就这样不说一句话地走着。快到家的时候,她大吼了一声:“小石牛!”小石牛好象才醒过来一样。“是到家了?”他问了一句。野蒿说;“你丢了魂了。”小石牛说:“怎会呢?就是丢了,你帮我捡回来不就得了。”“没听说过丢了魂还能捡回来,”野蒿说,“是在想那个船夫吧?”小石牛没有说假话。他说:“没错,一路上都是这位船夫的影子。”“你们以前认识?”野蒿问。小石牛说:“只要是从这里过江的,都认识他。不过,我是比其他人更深刻的认识他。”“那你就在渡口上给他立个碑吧。”野蒿说。野蒿这样一说,还真把小石牛提醒了什么。也许是野蒿促动了小石牛的灵感。小石牛说:“会的,还要立大点,让江那边都能看到。”小石牛说这话的时候,野蒿好象也明白了什么。“这不就是一个招牌吗?”野蒿心想,“这一定与下一步石像村开发旅游有关。”野蒿说:“小石牛,你真聪明。石像村有你这个村长是全村人的福气。”“也是你的福气吗?”小石牛问。“我是福气中的福气。”野蒿说。“我们都站在这里做什么?进屋吧。”小石牛说。“丫黑还没吃饭呢!”野蒿说。说起野蒿的丫黑,那可真象那位买主说的比十个保镖还厉害。这不,小石牛和野蒿都不在时,他会在那里忠实地守着。只要丫黑在,没有人敢近前一步。本来小石牛叫野蒿进屋是有意图的想和野蒿亲热一下,但野蒿还是端着饭上山去了,为了她的丫黑。小石牛也只好去做他的事了。

       现在,石像村只要能采挖的药材,基本上都采挖回来了,只要加工后就可以运出去了。小石牛决定去一下药材组,也顺便看望一下药材组的人,因这段时间,他们确实都很辛苦。自从小石牛当上村长后,全村人都很尊重他,只要见到小石牛都村长村长的叫,把他都叫得不太好意思。当他来到药材组时,大家都问候似的说:“村长来了?”小石牛也问候了大家。小石牛看了一下收回来的药材,还真不少呢!小石牛问药材组的人什么时候能加工出来。都说在一个星期内就可以完成。小石牛说:“好!一个星期后我们就可以运出石像村的第一批药材了。”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这第一批药材要是运出去卖了,对还不富裕的石像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包括小石牛在内,都期待着石像村的第一个成果。当然,这第一个成果不是说要给石像村带来多少收益,最重要的还是要让大家看到希望,增强大家的信心。所以,小石牛也想尽快让大家看到这个成绩。

      小石牛从药材组出来后又去了修路的地方。路虽说修通了,但还要把路尽可能的铺平,所以还有很多事要做。这石像村的人就是团结,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把从石像村到江边的路修通了,而且是在没有任何待遇的情况下来做这事的。小石牛又想到老村长,这条路,是用生命和心血换来的。一想到这点,他就又想到自己这个村长肩上的责任。其实,小石牛和野蒿是刚从江边沿着新修的路回到家的;现在,他又从家沿着新修的路走到江边。他要再仔细地看看还有没有危险的地方需要排除,把安全工作尽可能地做到家。还好,一条满意的路在小石牛心里延伸着……

       今天小石牛特别感到累,因在这一天的时间里,他就沿着这条路来回走了四趟,这在还没有修这条路时是不可能办到的。现在从石像村到江边,不管是从时间和体力上,都给大家节省了很多。这也是他小石牛到石像村来和大家做的一件大事。小石牛虽感到有点累,但他一想到野蒿和丫黑还在山上,他赶忙去做好饭送到山上去。

       野蒿还是象往常一样,每到山里的黄昏接近尾声时,她就在山口处了望着小石牛的归来。当山风拂过她的脸庞,他期待的目光总是不会落空,远远地他就看到小石牛上山来了。她的手做了一个喇叭型对着小石牛的方向喊着:“小——石——牛!”她的这一声呐喊在大山里发出久久的回响。这山里人就是爱在大山里呐喊,有事没事都会在大山中呐喊几声。我们也不难想到,这大山与外界的隔绝,有时是需要发泄的,所以,把这吼山理解为一种发泄是最恰当不过的了。当然,这样的呐喊不止这个发泄的功能,还可以与别人联络。这山到那山,若走路有时需要走很久,有了这样的呐喊,就可以传递自己的信息了。这呐喊,也是山里的一个特色了。小石牛在山下远远地就听到了野蒿的呐喊声。他也学会了这呐喊。他用这呐喊声回答着野蒿。

       夜,总是以它走入的深度来静阅着人们的心里,特别是有梦的人,没有顾忌地在这深夜的情节里把自己释放开来。对于象野蒿这样具有大山一样野性的山里妹子,更能在这样的情节里展示自己。这不,当夜走入一个深度的时候,她正在梦游走入一个和小石牛缠绵的情节。当她以一个无限释放情感的那一瞬间的到来,她完全以赤裸的天地合一着这爱的最高境界——夜,继续在往深处走。当她的丫黑在门前迎叫着一个新的早晨的到来,她才从这个梦醒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不过,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也有和她在梦里一样的情节,那就是一个现实的小石牛正躺在她的身边。小石牛昨天确实累了一天,此时正睡得香甜。她不想惊醒他。她轻手轻脚地起了床走到门前,看了看那个宝贝,这是她每天早晨必须要做的第一件事,因她知道,这可是守着全石像村人的一份责任。当大山的第一声鸟鸣越过早晨藏在大山深处的时候,她把小石牛叫醒了,因她要回家去做早饭了。小石牛醒来时,感觉一身轻松多了,因他昨夜睡得很香甜。小石牛开玩笑似的问野蒿:“昨晚我们没做什么吧?”野蒿说:“你睡得象一头猪还能做什么。”野蒿笑着跑下山回家做饭去了。

      早饭的时候,小石牛对野蒿说,过几天他就准备把收回来的药材拉出去卖了。野蒿说她也想跟着小石牛去。小石牛说他也是这样想的,也顺便回家看看,让她见见自己的父母。野蒿问小石牛,说万一他家里不同意她和小石牛怎办。小石牛说她是多余的担心,他家里根本就不管他的个人问题。野蒿这才放下心来。野蒿叫小石牛把家里的事安排好,特别是对这棵野人参的看守。野蒿的提醒其实是多余的,小石牛早就在心里有数了,当然,虽说野蒿的提醒是多余的,但也可以看出野蒿对小石牛的关心和支持。有了这样一位懂自己的人在身边,相信小石牛会把石像村带进富裕的。野蒿问小石牛今天又做什么时,小石牛说什么都不做,好好陪她休息一天。确实也是,多少天来,小石牛就没好好休息过了,也没好好陪过野蒿。野蒿高兴地说:“我们今天就不下山了。我已经把一天的伙食都带到山上来了。”小石牛说:“你早就想到了今天不下山。”野蒿笑笑说:“我每天都在这样想呢!”小石牛说:“你今天就好好表现自己吧。”小石牛说这话的时候两眼盯着野蒿看。野蒿问他看什么,天天看还没看够吗。小石牛只是看着她笑不说一句话。当这一无声的语言从小石牛眼里发出来的时候,野蒿还真的羞怯了自己。虽说野蒿具有这大山的野性,但在爱情这个柔软的地带,她也会将那野性熔化在这爱的炽热里。对小石牛来说,他当初留在这大山或许就是他和野蒿的一个缘分的实现。

      早饭后,野蒿拉着小石牛的手站在那间简易的屋子外面,感受着这大山的神秘。小石牛说好久没这样的心情了。说的也是,摆在小石牛面前的事太多了,要象今天一样来把整个心放松是很难得的。之所以小石牛今天的心情是那么好,是因为这棵野人参的问题解决了,再加上石像村到江边的路也修通了,这山上的野生药材也把该收的也收了,过几天就可以拉出去卖了。小石牛说:“我今天要没有思想的玩一天。”野蒿说:“我也要没有思想的玩一天。”小石牛说:“那就让我们的爱情在这没有人烟的山上尽情地开放,把那仅存的一点羞怯扔到这大山的深处去。”小石牛说完就把野蒿揽在自己怀里,并为她解开了那包裹着她美的衣服。小石牛说这是遮挡美的负担。野蒿尽情地享受着小石牛的爱抚,完全把自己置身在这爱的节拍里。他们就那样毫无顾忌地天人合一地把自己沉浸在这大自然里。此刻,我们才能真正看到人的自然本性的显露竟是那么的和谐和美。爱,是需要在一种环境,一种情绪里来表现的。我们很难说小石牛和野蒿此刻容进了大山的怀抱,还是大山容进了他们的怀抱。也不用去猜测,就让他们的爱象这流动的风景,在这大山的深处流动和回响吧……

       小石牛和野蒿的爱在这大山中延续,小石牛的事业也在这大山中延续。小石牛和野蒿一起把石像村的第一批药材拉出去了。还好,有小石牛的父亲帮忙,这一批药材也很顺利地销出去了。这第一批药材足足卖了五万元。这对还不富裕的石像村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少的收入了。小石牛对他父亲说:“老爸,今后你还是要利用你手中的权利多为我们山里人走走‘不正之风’。”小石牛的父亲也风趣的说:“我这‘不正之风’也是为百姓啊!我可没向你们要回扣。你回一次家也不容易,就带着我未来的儿媳妇到处走走。多住几天再回去。”小石牛说:“事太多了,我最多住两天就回去。等我们石像村发展起来了,我一定回来把全家接过去多住一段时间。”他父亲说:“好吧。这两天什么都别做——对了,下次再卖药材的时候就提前说一声,我叫买主直接开车来拉。这样也给你减少了很多路途的麻烦。”小石牛说:“太感谢父亲的权利了。”他父亲说:“我这权利可不是为我自己,是为老百姓。”小石牛说:“对!是为我们老百姓。”俩父子的对话挺有意思的。野蒿在一旁也听得发笑。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两天的时间就过了。小石牛和野蒿又踏上了回家的路——这个“家”就是石像村。他们是带着收获回家的。小石牛一路上都在盘算着这一笔钱如何来安排。他决定回去后就开个会,听听大家的意见。路途虽有点远,但有野蒿一路也不感到这路途的遥远。这携带着爱情的旅途就是不一样。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