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方的博客

我手提人生询问死亡,崇高之后是否还有崇高

 
 
 

日志

 
 

(原创小说)金沙江岸的回声 (八)  

2010-07-06 14:14:2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是一个温馨的巢,那怕就是几根细瘦的骨胳似的小木撑起来的,只要能遮风避雨,就会让你永不停歇地围着它转,围着它想。这不,野蒿才离开几天,虽说没一个亲人了,但她一回到家还是高兴得很——“家”的诱惑力是无穷的。小石牛看到她不停地忙里忙外也去帮忙。俩人把几天来积压下的活做完后,才一起去做晚饭。野蒿问小石牛:“我们这一趟不会白跑吧?”小石牛很有信心的说不会,“虽说那棵人参的事还没落实,至少石像村的药材可以销出去,这是我从电话里得到我父亲肯定的答复。”小石牛接着说:“下一步我们就会有很多可以采挖的药材,待加工好后就可以往外运了,那时,通往江边的路也修通了。”小石牛想了一下又说:“我们现在可以组织几个木工做几个板车,到时运输的时候就不用再肩扛马驮了。”野蒿接过去说:“再下一步就可以买一辆车,那就更方便了。”小石牛也接着野蒿的话:“再再下一步,等金沙江的航道开通了,我们就买一条船,直接沿江而下,这才更好呢!”俩人就好象是在规划石像村的未来一样。未来是一个未知数,但眼前做几个板车还是有数的,也很实用,也不用付出多大的代价。说干就干。石像村不缺木工,小石牛说明天就安排两个开始做。俩人的话都围绕着石像村的未来,却忘了在做晚饭。当锅里的水被烧干散发出一种糊味时,才醒过来。野蒿忙往锅里倒了一瓢水,并笑着看了看小石牛说:“还可以吃。”小石牛说:“就简单点吧。”菜糊了,但心没有糊。在简单应付了饥饿的肚子后,俩人就进入了那个爱的温巢。

      对小石牛来说,现在他可以名正言顺的来做自己的事了,也就是说,石像村的大小事,他都可以做主,这对他来说,又是一个新的起点,可以按自己的思路去做,争取早点把石像村带进幸福。目前摆在小石牛面前而必须做的,一是尽快把路修通;二是组织人手把第二批药材采挖回来。这两件事也够忙一阵子的。如果那棵野人参拍卖成功,这下一步的事就更多了。关于这棵野人参的事,全石像村的人除了他和野蒿,还没一个人知道,现在还不敢把这事说出来,必须要对这个宝贝进行了完全的保护后才能给大家说。怎样来保护,这确实也是一个大问题。下一步,要是对这个宝贝拍卖成功,对这个宝贝的责任就更重大了。几天来,小石牛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最后,他决定自己先拿出一点钱出来,买一部分钢网把这个宝贝先围起来,再派人二十四小时看护。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摆在小石牛面前的事太多了。还好,有野蒿这个得力的帮手,很多事做起来也很顺。

       这山里的交通不便,要办点事也很难的。小石牛到镇里去了一趟没买到钢网。还好,通过打听,有个做生意的愿意帮买,就是价格要贵一点。通过协商,生意人进货后愿意送到石像村去,小石牛也很满意。第二天,生意人很受信誉的就把钢网送到石像村来了。小石牛马上组织人手,争取在一天的时间就把这个宝贝圈起来。另外还叫了几个木匠,先修一间简易的房子在钢网的旁边好住人看守。经过一天的努力,一切都按小石牛的安排做好了。现在,这棵野人参的秘密随着钢网的围圈,也不再是秘密了。小石牛决定开个全村人的大会,给大家公开这个秘密,并讲明这个宝贝对石像村人的重要性。只有这样,也许对这个宝贝的保护更可靠。在这个会还没开之前,小石牛决定自己先在那里看守。野蒿带上自家的那条狗也和小石牛住在了那间临时的简易房子里。白天,小石牛要处理很多事,就由野蒿在那里守。每当夜色过早降临到山里的时候,有时小石牛还没回来,野蒿就站在山口暸望,直到小石牛回到那间简易的房子,她的心才同夜色一起降落。

       从县里回来的这一个星期,小石牛的心里一直牵挂着对这棵野人参的拍卖结果。听县宣传部长说要一个星期客户才能到齐,现在已是一个星期的最后一天了,过两天应该就有结果了,小石牛在心里想。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越到最后心里也越是挂得厉害,小石牛这两天就是这种心理。野蒿见小石牛有心事就知道他是在想这个宝贝的最后结果。她想尽办法让小石牛开心,但小石牛就是开心不起来。一到晚上,小石牛就早早地躺在那间简易的屋子里想他的心事。而野蒿时不时地走出屋子,看看周围,听听山风的怒吼,再和他的狗玩耍一会 。 野蒿心里一点也不害怕,因她知道这大山里还没有能伤害人的野兽,再说还有她那只忠实的狗寸步不离。有时她也劝劝小石牛,叫他别想多了,事情走到哪步再说。每当这时,她总是依偎在小石牛身旁,想调节好小石牛的情绪,小石牛有时也报以她热情,让这个刚失去亲人的山里妹子不感到孤单。

       又快一个星期过了,小石牛还没得到消息,当他正想到镇里去了解一下结果时,镇里却派人到石像村来了,并给他带来了好消息,一切都是按他的意愿落实了,他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当他回到那个简易的窝时,他把野蒿抱得好紧,久久没有松开;野蒿也就那样让他抱着,直到小石牛狂热过后,他才笑着问小石牛怎那样高兴。其实,就是小石牛不说,她也能猜个八九。小石牛正要对她说什么的时候,她捂住了小石牛的嘴叫他别说。她说:“你不用说我就知道你为什么这样高兴。”小石牛说:“对!不用说了。我们现在可以考虑石像村的下一步了。”这一个夜晚,小石牛和野蒿一眼都没睡。他们都围着石像村的下一步设想着。小石牛说等公路修通了,就利用这一笔钱办个旅游点,让游客沿着这金沙江来到石像村,再瞻仰一下我们的这个宝贝。野蒿说:“药材也是我们这里的一个特色,比城里的不知便宜多少,让那些游客顺便买点带走,他们高兴,我们也高兴。”俩人一言我一语直聊到天快亮了才睡了一下。还好,那只忠实的狗在门前守着,虽说小石牛和野蒿没睡多久,但他们睡得安稳。当第二天的太阳从山那边升起的时候,他们的精力还是那么的旺盛,特别是这山里的鸟鸣声,给这大山带清新,活泼和生气,让置身其中的人真切地感受到这大自然的魅力。小石牛对野蒿说:“今天我就去通知一下全村明天开个会,把有关事给大家讲一下,让全石像村人都知道,我们正在朝富裕的前方走去。”野蒿说:“去吧,我的村长。”小石牛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说:“看好我们的这个宝贝,她可是全石像村人的未来。”野蒿说:“有我和我的丫黑(丫黑是野蒿喂的那只狗)呢!”

       第二天的会很顺利,因全村人都在修路,只需通知一下就全部知道了,不需要再挨家挨户去通知。小石牛在会上把有关事情给大家详细讲了一遍,并把下一步的打算也给大家做了设想似的讲解。小石牛的话就象是一次对石像村未来的演讲,把大家的心都讲激动了。当然,要实现象小石牛说的那样,还得靠全石像村人的努力,这点,小石牛心里很清楚。对全石像村人来说,现在的心里也很踏实,他们知道这个由县里直接点名的村长,在他们心里是信得过的一个村长。会上,从大家的情绪都可以看出,一种信任,一种团结,一种期待,在每个人的脸上挂着。小石牛在会上最后说:“让我们石像村的未来充满希望吧!”热烈的掌声持续了很久,也久久回响在这大山中。

       实际上,小石牛的心还是没有最后落下来,因合同还没有最后签定。县里通知说,就这两天由宣传部长带领买主到石像村来实际看了后再签合同。小石牛心里一直盼着。这两天真难熬。野蒿看着小石牛心急的样子心里也急。她说:“别想了,要是事情不成功,大不了我们重走一条路。”野蒿这样一说,小石牛心里一想也是这个理。他盯着野蒿看。野蒿问他看她做什么,还没看够吗。小石牛笑笑说:“永远也看不够。”野蒿走到他面前把腰一叉说:“近点你看得更清楚一些。”小石牛说:“我现在想抱,不想看了。”小石牛说着就抱着野蒿。野蒿半推半就,这是女人特有的动作。这一对大山里的鸳鸯沐着山风和晨露,在那间简易的屋子里戏着他们爱的水份。而门前那只忠实的丫黑,不单是和主人在那里守卫着石像村人的那个宝贝,也守卫着主人的爱。野蒿对小石牛说:“小石牛,就让门前的丫黑做我们爱的见证吧。”小石牛说:“很好!等我们举行婚礼的那天,我们就牵着丫黑进我们的婚礼现场。”野蒿说:“我好期待!”小石牛说:“快了,等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们就举行婚礼。”野蒿高兴得抱住小石牛又是一阵狂亲,然后又和小石牛飘然在那条只有他们才能体会的一条细细的流韵里……

       县宣传部长带着买主终于来到石像村。买主也心急,一进石像村就叫先去看那棵野人参。小石牛和野蒿带着买主,一路上给买主做着介绍。当买主看到那个宝贝已经被钢网围起的时候,就要求近前看看。买主才刚跨进一只脚,丫黑就冲了上来。野蒿忙把丫黑叫住了。买主说:“它胜过十个保镖。”在场的都笑起来,唯有丫黑没有笑。买主看了后说:“其实,我也不认识这个野人参。我有个要求,就是和石像村签合同可以,但县政府必须担保它的真实性。”买主说的也在理,谁知道是真是假,又没专家来鉴定。小石牛和宣传部长交换了一下意见。宣传部长说县里早就想到这点了,县里可以当保。宣传部长有点不放心地问小石牛:“真实性可靠吗?”小石牛说:“这是老村长确定了的,没错。”部长又问:“老村长是怎样确定的?”小石牛说:“老村长以前就采挖到过野人参,所以他才敢确定是一棵野人参。”野蒿在一旁说:“我爹挖到的那棵野人参我都看到过。我看到时,我爹都已经放了好多年了,后来还是我母亲病重了才给我母亲吃了的。”野蒿笑笑又说“我也没在这山上看到过,也不认识。”部长对野蒿笑笑说:“有这个事实,就证明了老村长确实挖到过。”野蒿接过部长的话:“我爹说过,他挖到的那棵,是经过他的上一辈看过的。是真的。”部长说:“看来,我们不需要专家来鉴定了。”部长代表县里答应了买主的要求。在下山的时候买主说:“石像村今后就是我的牵挂了。”小石牛有意图的对买主说:“如果可能的话,你今后可以和石像村合作的。”买主一听合作,忙问小石牛:“下一步你们准备做什么呢?”这样的买卖方式本来就在买主心里有一种猜测,现在听小石牛这样一问,当然买主更想知道内情。小石说:“下一步我们准备在石像村建一个旅游区。”买主一听就明白了很多。他说:“难怪你们用这样的买卖方式。这个宝贝就是你们一条有回声的广告。有创意,有头脑。”买主停了一下又对小石牛说:“我一定考虑你说的合作问题——我是有优先权的吧?”小石牛说:“当然你有优先权。”两人都笑起来。部长在一旁也推波助澜:“县里一定支持你们的。这次县里派我来,就是考虑下一步怎样来宣传你们石像村。我回去还要向县大老爷汇报这次下来了解到的情况呢——对了,小石牛,你还得抽个时间给介绍一下你们现在的情况和下一步的设想。”小石牛说:“谢谢县领导的支持。”部长转向买主问:“现在可以签合同了吧?”买主说:“有县政府的担保,我一百个放心。”买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只要心里有数的也很爽快。他说:“现在下山去就签。”他们一行很快就回到村里的那间破旧的办公室,在合同上都工整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当买主最后一个落上手印时,小石牛心里的那块石头才彻底地落下了。他说:“今天我一定要请你们吃一顿很特别的饭。”部长问他有什么特别,小石牛说吃的时候就知道了。小石牛叫部长和买主去山里看看这大山的雄伟,他去安排一下他说的这顿特别的招待。

       小石牛又回到山上那间简易的屋子,一是告诉野蒿已经把合同签了;二是叫野蒿去组织几个人到山上去采野菜回来招待部长和买主。野蒿很乐意地接受了任务。野蒿对小石牛说:“那你就在这里守着,也好休息一下。你也很累的。”小石牛说正好想休息一下,再想想下一步的事。野蒿走后,小石牛并没有休息,而是想着把下一步的旅游项目办起来,当然,这开头是比较难的,特别是交通问题,要是不解决,这个项目就很难办起来。现在,石像村的路已经修到江边,但江那边的公路不修好也是一个问题,这可不是他小石牛说了算的事。想到这里,小石牛决定给县里提一提这事,这也是为了整个金沙江沿岸的老百姓,不单是为了石像村。还有就是过江的问题,不把这个问题解决也是一个问题。现在摆在小石牛面前的事太多了,他能睡得着吗?——他多想没有思想地好好睡一觉。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