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方的博客

我手提人生询问死亡,崇高之后是否还有崇高

 
 
 

日志

 
 

(原创小说)金沙江岸的回声 (七)  

2010-06-30 01:18:0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像村这几天都在忙着办理村长的后事。因石像村的领导班子很特别,就一个村长,现在村长不在了,就没领导了。小石牛虽是一个外来人,但石像村的人都很信任他,这个临时的领导责任就很自然的落到他的肩上了。石像村人这几天的心情都很沉重,但修路的事一点都没拉下,小石牛把一切都安排得很有条理。由于村长为了修路而牺牲,这事也不能不给上面说,因此,小石牛也到镇里去了一趟。镇里也是叫小石牛先把石像村的一切大小事担起来。镇里还告诉小石牛一个好的消息,说县里来电话说那棵野人参已经有几个报名愿意谈一下价格了,县里正在做各方面的工作,到时会给石像村人商量这事的。由于石像村没有通信的条件,就没有及时告诉小石牛。不过,镇里也想在这几天就派人把这个消息带到石像村。镇长对小石牛说:“你来了,就顺便给你说了。如果县里有新的消息,我们会及时通知的。”

     小石牛回到石像村后,因正在办理村长的后事,也没把这个消息告诉谁。按当地的风俗,村长的遗体要放一个星期。这个星期对野蒿来说可是伤心的一个星期。小石牛除了到镇里去了一天,其余时间一步也没离开过野蒿。除了在野蒿家帮忙的几个人,全村人还是继续在修这条用生命换来的路。几天来,小石牛一直在想,怎样把村长的后事办得有意义一点。小石牛本想和野蒿商量一下的,但野蒿一直在深深的痛苦中。几天来,他也一直没睡好——他多想好好睡一觉。这一个星期确实太漫长了,但还是终于来到最后的那一天。在村长下葬的那一天,小石牛把全村人都集中到一起为村长送行。小石牛决定把村长埋在村口,也就是和他的祖先老石牛埋在一起,让人们也象记住他的祖先一样记住村长。这样一个决定得到了全村人的赞同。送行的那天,全村都按风俗举行了最隆重的下葬仪式。野蒿免不了又是一场哭泣,因这是她唯一的亲人了,眼看就要阴阳相隔。小石牛没有过多的去劝说野蒿,心想:“就让她最后的哭泣撼天动地吧!哭过了,或许心里会好受点。”

        村长的下葬在全村人的泪水中走到了最后。小石牛把野蒿拉着回到了家。其他人也陆续离开,该干什么的还就干什么。石像村又恢复了往日的秩序。

        野蒿经过几天的心理调整也好多了,当然这离不开小石牛的劝说,以及小石牛对她的一片痴情。现在,野蒿唯一的老父亲走了,家里就只她和小石牛了。野蒿毕竟是一个女孩,一到晚上,他就离不开小石牛,因她心里还是有点怕,特别是这还没有通电的石像村,一到晚上就是一片漆黑,而那夜猫在晚上的叫声,更是让人心里畏惧三分。小石牛只好依着野蒿,每晚让她睡在自己身边,野蒿也紧紧地依偎在小石牛身边,那一片温情,使小石牛看不到她往日的那一分野性。野蒿真的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那种女性的优点充分体现了出来,让小石牛也如痴如醉。小石牛也好象离不开野蒿了。

       村长走了,但石像村的大小事还得继续。在还没选出村长的时候,小石牛还得把全村的担子担起来,尤其是全村人未来的幸福,他小石牛一点也不能放松,因他当初不就是为了石像村而留在这大山的吗。小石牛决定到县里去一下,因他的心里很不踏实,同时也好和家里联系一下,问问他当官的父亲关于药材的销售落实没有。但他也遇到了一个问题,他走后,野蒿怎么办?当他和野蒿说起要到县里去的时候,野蒿说什么也要一起跟着去。小石牛没法,也只好答应了带着野蒿去。野蒿这两天的心情也很好,因她还没出过一趟远门呢,也想出去看看这城市的魅力。这两天,野蒿把小石牛哄得很高兴。当小石牛问她怎那么高兴的时候,她说:“我怕你不带我去县里呢,不高兴行吗?”小石牛看到她从痛苦中一步一步走出来,心里也很高兴。小石牛说:“明天我们就去县里,早一天了解清楚情况也好做好思想准备。”野蒿问小石牛把村里的事安排好没有,小石牛说都安排好了,明天就放心走吧。

      去县里的路真难走,这是小石牛体会过的。一路上,小石牛不断给野蒿讲着前面的路是如何难走,当车颠簸得厉害的时候,野蒿不由自主的就把小石牛拉紧了。野蒿没出过门,一路上的那一份兴奋也随着路的颠簸而颠簸。小石牛说她象个孩子,她说她本来就还是个孩子。野蒿好多天来在心里失去亲人的那一伤心,让这一路上的快乐而覆盖了。

      这个边沿上的县城不算大,但在野蒿的眼里,它就是一个天堂。当车到达县城的时候,已是天近晚,她叫小石牛带她去逛逛这个城市。小石牛说还是把住的地方找到再说。小石牛本来是想直接到县里去的,想到都是下班时间就没去,再说,他也不想去麻烦县里,特别是上一次县里对他的那一顿招待,县长在饭桌上讲的那一翻话,现在还深深印在他心里。还好,县城不大,一问就很快把住的地方找到了。小石牛写了两个房间。野蒿问他写两个房间做什么,这不是浪费吗?小石牛只是笑笑没说话。当俩人到写好的房间时,小石牛指着另一间说:“这是你的房间。”野蒿说:“原来你是不要我和你住一起呀!”野蒿不依跟着小石牛进了房间。小石牛对她说:“这不是在家,我们现在住在一起是不合适的。”小石牛没有用“犯法”来说,只用了“不合适”,这是考虑到野蒿的心理,他才这样说。小石牛说:“去洗个脸,等会我们到外面去转转,也顺便把晚饭吃了。”野蒿的那一份兴奋还延续着……

      这个边沿的城市灯光不是很亮,更不能用“辉煌”来形容。个别不是很当道的地方连灯光都还没有。对这个城市不了解,小石牛和野蒿只好沿着有灯光的地方转悠。转了一圈后,小石牛和野蒿坐在了一个灯光还算亮的馆子。在小石牛心里:“也许这个馆子在这个县城就算是豪华的了。”小石牛问野蒿想吃什么。野蒿说什么都想吃,就是肚子装不下。小石牛笑她。她说:“就来两份大肉吧,一人一份。”小石牛没有按野蒿说的点菜。他想,这山里妹子第一次出门,说什么也得多点几个菜,当然,那一份大肉还是要点的,他知道这山里人就爱大块大块的肉,因这大块大块的肉才能满足山里人的体力消耗。”野蒿看着这一桌菜说:“吃得完吗?”小石牛说:“你难得出来一次,就挥霍一次吧。吃多少算多少。”这一顿,他俩足足吃了两个小时。野蒿也喝了不少酒。待头晕晕的后,才拉着小石牛的手回到住的地方。

     小石牛把野蒿送到她的那一房间后,野蒿由于酒的力量,很快就趟到了床上。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小石牛这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小石牛趟下后没有睡着,他想着明天见了县领导后怎样把自己心里的一些想法给领导说说。虽说小石牛也喝了不少酒,但他一直都在迷糊中。当这样一个夜晚快走到达黎明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有人在拉他,他一睁眼,看到是野蒿。这时他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他的门没关好,野蒿酒醒后就跑了过来。野蒿钻进他的被窝就把小石牛抱得紧紧的,她的那一份野性,在小石牛的被窝里尽情的施展。这时的他们,再没想到合适不合适住在一起,而是相互陶醉于这爱的境界。他们就这样相互紧紧地抱着,让黎明远去,让天荒地老……——但石象村永远在他们心里。当天快亮了时候,小石牛没有忘记他这次来县城的目的。他把野蒿轻轻推开,并在她脸上亲了亲说:“该起床了,等会服务员会进来打扫卫生的。”野蒿一听就迅速地下了床。她才不想让人看到他这样呢。小石牛在心里暗暗地笑着她。有时憋不住笑了,也会让野蒿惊奇地发现小石牛在哄她,每当这时,她总会在小石牛身上擂几下。

       小石牛和野蒿住的地方离县里不远。小石牛带着野蒿一同来到县里。他们先到县里宣传部。部长一看到小石牛就很热情的和小石牛打招呼。小石牛也把野蒿介绍给宣传部长。刚一落坐,还没等小石牛说话,宣传部长就先说了。他说:“你们石象村的事,县里一直很关心,我们也随时通过你们的镇里在了解你们的情况。县长也多次在问你们呢!”部长停了一下把目光对着野蒿说:“你们的村长这次出事县里也知道了。由于交通不便,加上这段时间县里很多事,就没有派人来。我在这里向你们村长的女儿问候一声!”部长站起来向野蒿鞠了一躬,野蒿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当小石牛问起那棵野人参的事时,部长说正要要给你们说这事呢。他说:“通过县里的宣传努力,现在有几个有了购买的意向,就是你们说的年限问题还在商量中。你今天来得正好,我们把这个年限最后确定一下,因客户都有点嫌年限多了点。”小石牛说:“这是原来和村长决定的,现在村长不在了,我也不好做主,这毕竟是整个石像村人的大事。”小石牛的这种心理是可以理解的,因他现在还不算石像村的人,也不是村长。部长说:“等我给县长说一声,尽快把这个村长选出来。”宣传部长的话刚一落,县长就在门口听到了。他说:“不用选了,县里直接下令,就让小石牛来当这个村长。”县长边说边就直接走到小石牛面前并伸出了手。小石牛也同时伸出手和县长握在一起。小石牛随后也把野蒿介绍给了县长。县长也握着野蒿的手说:“我们的工作没做到家,很对不起你和你父亲,也对不起石像村的人们,让你们失去了一位好村长。”他停了一下又说:“县里虽没派人来,但你们石像村的事我们还是知道的。我把你们石像村的事例为你们镇里必须常汇报的特例。”县长转问,“你们的路修得怎样了?”小石牛说:“基础已经打出来了,再一个月就可修好了。”县长高兴地说:“石像村给我们带了头,下一步发动金沙江沿岸的村镇都把路修起来,为子孙后代造福。”县长在和小石牛的闲谈中也提到了那棵野人参。他说:“你和老村长的决定很有创意,现在老村长不在了,你现在就是村长,石像村的事你说了算。”小石牛说:“可以把那几个有意向购买的客户请来吗?”县长说:“这个问题就交给我们的宣传部长吧。”宣传部长说马上就打电话联系,下午就可以有消息。“来一次县里也很难的”,县长说,“你俩就先去逛逛这个县城。”县长叫小石牛晚饭回县里来吃。小石牛不好推迟,只好答应了。但在小石牛心里想:“可千万不要遇到那个女秘书!”

       野蒿没有见过大城市,今天能来县城走一走心里也很高兴的。半天的时间,小石牛和她就几乎把这个边沿的小城逛遍了,也买了一些她喜欢的东西。回到住地后,已是下午五点了。小石牛说:“快洗洗,今晚县长请我们吃饭呢!”野蒿说:“这么大的官请我们吃饭,真是有幸了。我沾了你的光了。”野蒿在屋里打扮了了一番后,在小石牛的脸上亲了一下问:“看看我象不象城里人?”小石牛说:“还是象山妹子好。”野蒿故意生气地说:“我就要学学城里人,看你把我怎办。”小石牛心里一直惦记着那棵人参的消息,没好气地说:“学什么就学什么吧。我们该走了。”他拉着野蒿就朝县里的食堂走去。

      到县食堂后,小石牛担心的事还是出现了,又是那个女秘书在那里等着接待小石牛。见了面,女秘书就很亲热的和小石牛打招呼。她说:“小石牛,我们又见面了。”她看看和小石牛一路来的野蒿问小石牛,小石牛说是石像村的。野蒿很不高兴地看了一眼小石牛。野蒿的这个表情没有躲过女秘书的眼睛,同时也在心里猜着小石牛和野蒿的关系。还好,这个局面随着县长和宣传部长的到来,大家都坐到了各自的位置。坐下后,宣传部长就把关于那棵人参的消息告诉了小石牛,但要等一个星期客户才能到齐,以拍卖的形式来决定年限。宣传部长叫小石牛初步定个年限。小石牛在心里其实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现在正好向领导说出这个想法。他说:“既然是以拍卖的形式,我们就不能定得太远,可以初步定个十五年,价格定在三十五万,但必须要先付一半的钱,到达年限后就全部付清。如果到达年限客户还需要再让那棵人参继续生长,到时再商量。”如果仔细想一下小石牛说的,是很有策略的一个想法。一是定的年限不多,但在拍卖的过程里会上升,也就是说,至少不会少于十五年;二是价格贵一点,虽是固定不变的,但客户会想到这样一个宝贝多生长一年的价值就不一样,肯定会把年限提高的;三是,客户现在付出的就是一半的价钱,肯定是能承受的;四是,在十五年的时间里,石像村就会利用这一笔经济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县长听完小石牛的这个意见后拍手叫好。县长说:“我们任命的这个村长没有任命错,很有头脑。就这样定了。”县长再次问宣传部长,要多少天客户才能到来。宣传部长说至少也得要一个星期。考虑到小石牛不可能在县里等一个星期,县长说:“我们现在的村长可以先回去,县里负责按你的方案操作,最后把结果通知你。”县长叫小石牛放心走,县里会按他说的考虑得再周到一点,让客户满意,也让石像村人满意。一直压在小石牛心里的这块石头总算落下了。

       在县里的这一顿晚饭,简单而愉快的结束后,县长又关切地问了小石牛住的地方是否还满意。野蒿还没等小石牛说话就接了过去说:“比我家强多了。”大家都笑起来。县长转向女秘书说:“住宿的费用就由县里开支。”女秘书点了点头,然后和小石牛,野蒿一同去了他们住的地方把费用付了。在这此间,女秘书想对小石牛说什么,但话带嘴边又咽了回去,因她看到小石牛和野蒿的那一份亲热就心里明白了很多。在她和小石牛分别的时候她对小石牛说:“小石牛,我祝你幸福。”她只说了这一句话就带着一种很沉重的心理就走了。小石牛也看在眼里,但他能再说什么呢,何况野蒿就在他身后。他目送着女秘书的背影,消失在这个灯光还不是很亮的城市的远处,才和野蒿回到自己住的房间。野蒿本来也认识这个秘书,因她曾经到过石像村去,但不知道她曾喜欢过小石牛,小石牛也没给野蒿说过,免得让野蒿不高兴。

       这一趟收获还是大的,小石牛心里也很高兴。当天才麻麻亮,他就把野蒿叫起来,早早地就到车站去了。当车开出这个城市的时候,野蒿回头看了看被车速甩在后面的城市,好象要给这个城市留下一点什么似的。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