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方的博客

我手提人生询问死亡,崇高之后是否还有崇高

 
 
 

日志

 
 

(原创小说)金沙江岸的回声(五)  

2010-03-11 00:37:4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石牛回家把要办的事都办了后就忙着向他的另一个家(石象村)赶,因那里还有很多事他要做。他在县城下车后就顺便去了一趟县里,把他在石象村的情况及未来的设想给县宣传部说了一下,这也是他父亲给他出的主意。接待他的是宣传部长,宣传部长听了后就去请示了一下县长。县长说要亲自接见小石牛。宣传部长把小石牛带到县长办公室后,县长也叫他坐下来一起商量。县长又详细问了一下关于石象村的情况后说:“你不愧是我们英雄的后人。现在你留在了石象村为那里的人们谋幸福,我们应该支持你。金沙江的沿岸都是大山,交通又不便,要改变那里的一切很难。我们县是贫困县,很多事都力不从心。”县长顿了一下,好象在思考什么。县长站起来走到小石牛旁边并拍了拍小石牛的肩说:“你的想法很有启发性。下一步我们要考虑对金沙江沿岸进行一次调研,并把你的想法结合进去考虑。”县长随后对宣传部长说:“对石象村的宣传工作,你们宣传部门一定要支持,这也是对我们下一步工作的提升做准备。”宣传部长点着头说:“县长放心,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县长又对小石牛说:“你回到石象村后,还是按你的思路去做,我们一定会支持你的。”小石牛没想到这次到县里会得到县长的支持,心里又凭添了几分对石象村未来的信心和勇气。县长拿起电话叫秘书到他办公室来。这位秘书正是上次代表县里到石象村来欢迎小石牛和他爷爷的那位女秘书。女秘书一进门就看到小石牛,惊奇地叫了一声:“小石牛!”县长说:“你们都认识了,不用我介绍了吧?”县长对女秘书说:“好好招待我们英雄的后人。”县长叫女秘书把小石牛的住宿和晚饭都安排好。

      话说这位女秘书第一次到石象村时,小石牛就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今又再次见面,难免在她心里又一次燃起爱的火焰。之前,她也听说过小石牛留在了石象村,因山高路远,交通又不方便,就再也没去过石象村。今天在县里见到了小石牛,是她没有想到的,加之县长又叫她要好好安排小石牛,她心里就明白现在的小石牛不是她刚见到时的小石牛了。她把小石牛带到县招待所后就象上宾一样对待,给小石牛安排了最好的住宿。她对小石牛说:“我去安排晚饭了。晚上县长还要亲自来陪你呢!你一定要好好表现。你休息一会儿吧。我走了。”说完她就出门去了。

       小石牛一个人在房间里并没有去想晚上如何来应付县长,而是想着石象村的未来究竟会走到哪一步。这个问题在小石牛心里一直还没有一个很明了的答案,因为从石象村的情况来看,要真正走进富裕是很难很难的。单说那里的环境,从他的祖先老石牛那时起到现在,都一百年过去了也没改变,这样一个事实也不是他小石牛说改变就能改变的,再加上现在还没有一点生活的基础设施。那些山里人家,至今还没有通电,就更不用说看电视了。那些岁数稍大点的,连汽车是什么样儿都还不知道,只是听人说过有这个东西。一想到这些,小石牛的心里就很难受。特别是在一次和野蒿寻山的时候,他问野蒿为什么那个山头上有一头牛。野蒿告诉他,说这头牛是人背上山顶的。小石牛很是纳闷,说这么大一头牛,人怎能背上山呢?野蒿还笑他。后来野蒿告诉他,说是这头牛在刚断奶的时候就把它背上山了,因上山的路只能人走,牛是上不去的。大山顶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很平,也最适合种庄稼。为了耕种减轻人的力活就得要牛来耕地,等到这小牛在山顶长大后就可以用来耕种了。小石牛听说是这样就说:“种在这山上的庄稼牛不吃吗?”野蒿又笑着说:“你还真笨呢!你不知道种那些牛不吃的庄稼吗?”当时小石牛虽笑了,但还是有一点一直深深压在他心里,那就是:这头小牛从断奶开始人把它背上山顶,它就将在这个山头上过完它的一生。每当老天下着雨的时候,小石牛就在心里想着那头牛是怎样在抵御着风雨,仿佛在他心里随时都有一头牛在呼号。小石牛从这头牛想到那些生活在山里的人们,很多个夜晚都让他不眠。小石牛此刻一个人在想些什么,我们无须再去猜测,因为他的心已经在大山中。小石牛一个人在房间里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这样在他的想象或回忆中过去了。这时,那位女秘书也来叫他去吃晚饭了。女秘书一进门就说:“小石牛,我们又见面了,是不是缘分啊?”小石牛说:“也许吧。”小石牛的回答显然让女秘书不满意。她走到小石牛面前用她蕴含温情而又逼视的目光盯着小石牛,小石牛转身想躲过这样一种直射;但就在小石牛转身的那一瞬间,女秘书又靠近了小石牛一步。她说:“小石牛,我们就不能亲近一点吗?”小石牛真不知该怎样来回答女秘书的话。小石牛只好把话岔开说:“你不是来叫我去吃晚饭吗?走吧,不能让县长大人等我们。”说完小石牛先一步出了门。

      小石牛和女秘书刚一到,县长和宣传部长也到来。落坐后,县长吩咐女秘书去食堂再加两个菜。女秘书说:“这已经是按县里最高规格招待了。”县长说:“今天就升一级吧。”说是县最高规格的招待,也就是几个荤菜加几个小菜,这在当今是不可想象的。从这一顿最高规格的招待,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贫困县的处境,我们还可以看到这个县的领导层独特的一面。小石牛听说是最高规格的招待,他已经明白了很多。在他心里,他已经看到这个县纯洁的一面。县长举着杯对小石牛说:“看到了吧?我们可不是做样子给你看,就是上面来了领导也一样。”县长顿了一下又说:“我们可不能和其他县比。我们还在过苦日子。”小石牛说:“能得到县里的支持,比什么都强。要不是县长请吃饭,我今天就回石象村了。”小石牛停了一下,并看了看这一桌菜说:“在这一桌菜面前,我只有唯一的感动……”看得出,小石牛确实是从心里在感动着什么。县长说:“看得出,你是一个有志向,有抱负的好青年。你在石象村的一切,我们县里都会支持你的。我写一封信你带回去交给镇里,这样你又多了一个支持你的力量。”小石牛说:“我决不辜负县里的期望,尽自己的能力把石象村带进富裕。”县长打断小石牛的话说:“不只是石象村,金沙江沿岸的村都要向富裕迈进。等你在石象村搞出经验来了,就可以带动沿岸的人民向富裕进军。我们期待着你的成功。”县长这样一说,也给小石牛增添了不少信心。这一顿招待对小石牛来说就是一桌精神上的盛宴。桌上的菜谁都没去动一下。后来还是县长发话了,他说:“这一桌菜可不能浪费了。”他叫大家快吃,一定要吃完。县长风趣地说:“原来是我这个县长没带头。”说完他首先把手中的筷子伸向桌上的菜——这一顿晚餐在最后的笑声中结束。

       按县长的吩咐,女秘书又把小石牛送到招待所。这也正好如了女秘书的意。到招待所后,趁着酒意,她主动出击,使小石牛很难应付。她对小石牛说:“小石牛,我已经被你感动了,我喜欢你。”女秘书虽主动出击,但还是不敢轻易说出那个“爱”字。小石牛当然知道她说的意思。他说:“你可别这样想,我现在就是个山民,以大山为伍。你爱那里的大山吗?那儿不是你能吃得了的苦。”女秘书说:“我不怕吃苦的。我也是从大山出来的。”小石牛说:“别多想了。我现在只想怎样把石象村带进富裕。”女秘书见小石牛不断回避就说:“我明天送你吧。”小石牛叫她不要送,但她还是执意说要送。小石牛拗不过她就答应了。小石牛虽答应了,但在他心里是有打算的。他现在唯一的就是想怎样把这位秘书哄走。还好,女秘书后来也没怎么纠缠,可能也是看到她不能走近小石牛,再加上太晚了就告别小石牛走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小石牛就早早地起床到车站坐第一班车走了。除了回石象村的心切,还有就是对女秘书的躲避。在小石牛心里,野蒿才是真正走进他心里的人。一路上,小石牛多想开车的师傅把车开得快一点,但那还停留在六十年代的公路真叫人难受,没走多远,乘客们的衣服都布满了一层灰尘。小石牛可是第一次坐车走这样的公路,有时一不注意,就会把他从坐位上颠起来再狠狠的摔到坐位上。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小石牛终于到达了自己要下车的地方。小石牛下车后,看着远去的车后拖着一股厚厚的尘土,他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现在小石牛还得过江和步行到石象村,这也是一段很艰苦的里程。小石牛找到船家。因只有小石牛一个人,船家说再等等看还有人过江不。小石牛对船家说再等他就回不到石象村了。船家问小石牛:“你是石象村的?”小石牛说是。船家说:“石象村有个小石牛,你认识吗?”“我就是。”小石牛说。船家马上就站了起来说:“我马上送你过江。”小石牛没想到这位船家也知道石象村有个小石牛。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小石牛和船家就熟起来。小石牛问船家在这里摇船多少年了,船家说有二十年了。二十年的时间,该撑过多少人过江,该看到多少金沙江浪的翻滚,从这金沙江流去的岁月又有多少呢?小石牛问船家在这江上漂的日子,最感触的是什么?船家说:“最感触的就是江上漂来美丽的尸体。”小石牛没想到船家会说出这样深刻的话。只有经过这金沙江浪拍打的人生,才能真正体会到:当江上漂来美丽的尸体,就在真实里活一次。在小石牛心里,这船家就是一个深刻的世界,它由金沙江浪的撞击而成;它由这一叶小舟在这江上漂出;它由那一双粗糙的手摇出……小石牛的思维一下飘出很远很远。当一个金沙江浪打在小小的船沿溅起水花,小石牛才在小船的波动里回过神来。好在船家有二十年的技艺,这样的波浪见得多了。他叫小石牛坐好,并准确地把船靠在了预定的地方。小石牛下船后问多少钱。船家说:“不要钱。给个笑声,让我这一叶小舟在回去的路上有一点重量。”这船家说话还真的有意思。小石牛说:“这金沙江浪的声音还不够你装载吗?”“那都是千篇一律的。”船家说。小石牛在心里想:“我得从新认识这位船家。”他对着金沙江面笑出了他最不愿意笑的那种声音。他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那样笑。当船家把船摇到江对面时,小石牛还站在那里,这位船家仿佛就是他的一个牵挂。船家在对面给他招手,叫他快走,要不,天黑就走不到石象村了。小石牛又望了望江面那不息远去的江水——这位船家就是这金沙江的一个流韵——小石牛振作了一下精神,踏着那斜斜上升的山路向石象村走去。

      小石牛回到石象村时,天已近黄昏。他抬头看了看这高高的大山。大山的雾来得早,把大山的雄伟、壮丽、以及这大山的险恶都隐藏在背后,让人暂时忘却背上有过的沉重,让一天劳作的人们也象倦飞的鸟一样歇在自己巢的温情里。小石牛今天也是一只倦飞的鸟,也多么想自己那个歇息的巢。他此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野蒿。他没有回自己住的地方。他直接去了野蒿家。

      野蒿和她父亲正在边做家务边说话。她问她父亲小石牛什么时候回来,她父亲说谁知道,这山里又不通电话。野蒿说:“什么时候我们山里人也象城里人一样能用上手机就好了。”她父亲说:“你今晚把枕头做高点睡觉,也许明天就会有了。”父女俩你一句我一句也很热闹的。其实这父女俩说话的时候,小石牛就已经在门外了,他没有进去就是想听听这父女俩的热闹话。当野蒿再次提到他的时候,他才说:“我这不是回来了吗!?”野蒿一听是小石牛在门外说话,赶忙开了门。她的手脚也够麻利的,一下就接过小石牛手中的东西,同时趁着她父亲还没跨出门在小石牛的脸上亲了一下。她父亲也出门迎接小石牛的归来。野蒿叫他父亲捉只鸡来杀,好好招待小石牛。小石牛问这只鸡值多少钱,算在他头上。野蒿把话接过去:“哟!才走几天就生疏起来了。”他父亲说:“小石牛是给你开玩笑的。”“我知道,”野蒿说,“我也是开玩笑。你去杀鸡吧,我陪小石牛说说话。”他父亲说:“你得给我烧水吧。”野蒿拉着小石牛走到厨房,然后给小石牛搬了一个櫈子叫小石牛就坐在那儿休息一下。小石牛走了一天的山路确实也很累,但在回到这个家后,他感觉那有过的疲劳在不经意中就消失了很多。他要在厨房帮忙,野蒿说什么也不要他帮。她说:“你走了一天的山路还不累吗?我们这山里人走一天山路都很难受的。”看得出,野蒿这丫头还是很体贴人的,小石牛在心里感动着。

      父女俩在厨房边做晚饭边听小石牛讲他这次回家的过程。村长说:“按我们的思路走也是对的,即使最后离我们的期望远一点也比现在好多了。”小石牛知道村长说这话的目的是在鼓励他。野蒿说:“尽我们的能力,能做多少事就做多少事。”野蒿说的话也和她父亲说的是一个意思。现在挂在小石牛心里的就是那棵野人参的预售问题,他希望在不久就有消息传来,因为县里在做宣传,他父亲也在为他想法。野蒿和她父亲也看出了小石牛的心思。村长说:“饭已经好了,现在我们不去想其它的,好好喝几杯。”

      饭桌上,野蒿不断给小石牛请菜。她说:“多喝几杯,多吃点,好好休息一晚——你走后我就把你的东西搬到我们家了。今后就住我家了。”小石牛走时野蒿和她父亲就已经给小石牛说好了今后就住她家。小石牛现在的心已经倾斜到野蒿身上,也没过多推迟。山里的晚饭真叫晚饭,待这一家吃完晚饭后就已经夜深了。

       夜,不断地朝深处走。一天的长途奔波让小石牛很疲劳。野蒿早早地就把床给小石牛铺好,并吹他早点去睡。野蒿性格虽有点野,但她心里流露出的这种温情,让小石牛很是感动。小石牛的心也不断地向野蒿靠近——这个夜晚,小石牛在疲劳中将枕着微笑和幸福睡去。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