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方的博客

我手提人生询问死亡,崇高之后是否还有崇高

 
 
 

日志

 
 

(原创小说)金沙江岸的回声(四)  

2010-02-28 00:20:4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石牛下山后没有回他的住地,而是直接和野蒿去了她家。俩人把今天在山上看见那棵是否是真人参的事给村长说了。村长听完后又详细地问了一遍,野蒿和小石牛都相互补充回答了村长的问话。村长在脸上露着笑说:“我可以判断,这是一棵有二十年的野人参。”小石牛和野蒿听后都激动不已。小石牛对村长说:“这个功劳要归野蒿。”村长说:“你们俩个都有功劳。”他对小石牛笑笑又说:“今晚就在我这里喝两杯再走。说完,他叫野蒿快去做晚饭。野蒿也非常愉快地接受了任务。野蒿做饭去了后,村长和小石牛又把下一步的工作进行了商量。小石牛说他想回一趟城里,把销售的渠道落实一下,因这山上的野生药材,现在已经初具规模,有的在下半年就可以采挖了。村长说:“石象村人的富裕就靠你了。”小石牛说:“很多事都是大家做的,没有石象村人的支持,我小石牛也做不了什么。”这一去一来的对话,都能体现出小石牛为石象村人的富裕而努力着。最后的话题又转到了那棵人参。村长说等明天去证实了后再做打算。

      野蒿很快就把晚饭做好了。村长家的这一顿晚饭注定了让快乐笼罩……

      第二天,村长和小石牛、野蒿一起踏着大山初春的早晨,向生长着石象村人未来富裕的山中走去。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来到生长着那棵人参的地方。村长叫野蒿小心拨开周围的杂草,尽可能保持原样。当村长第一眼看到那棵人参的时候,他激动地说:“我还是在几十年前看到过这野人参了——难得!难得!”确实是很难得,有的人活了一辈子也没看到过这真的野人参呢!野蒿问她老爹,说这野人参只要有人看到过就会搬家是不是真的。她爹说:“你们不是昨天就看见了吗,今天怎还在这里呢?”野蒿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哄人的传说。村长给小石牛和野蒿都封了口,任何人都不得说出去。他们离开那里,来到山顶上商量怎样保护好这个山中之宝。村长说要做到万无一失。小石牛说这还是好办,就在他的药材组划出责任区,把这座山就划在他和野蒿的名下,这样就没人上这座山了。他说:“是一个好办法”。村长说他也好久没上过山了,今天就和小石牛他们一起寻寻山,也看看这初春的大山是否变了样。野蒿调皮地说:“村长干脆也加入到我们药材组来,就划在我和小石牛这个小小组不是更好。”小石牛说:“也对。你不一定每天来寻山,挂个名也好,这样我们药材组里的小小组都是三个人一组了,也好避免别人说闲话。”野蒿一听心里就不舒服。她说:“谁说闲话说去!”其实小石牛说的“闲话”不单指他和野蒿在一起,主要还是为了这棵野人参。小石牛看看野蒿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笑。村长当然懂小石牛说的意思,也只是笑笑。村长说:“好吧,就按你们说的办。”这大山顶上的三人会议在笑声中结束了,他们的心都憧憬着同一个目标——石象村未来的富裕。

      回家的路上,小石牛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怎样来利用这棵人参的价值?”一路上,野蒿见小石牛不说话,就问小石牛在想什么。小石牛说回家再说。    

       大山初春的黄昏显得很迷人。那些归宿的鸟门都拍打着翅膀飞向自己的巢。村长和小石牛,野蒿一行三人也把自己一天最后的脚步朝向自己的家门。野蒿对小石牛说:“一起到我家吃了饭再走。”小石牛说:“你不请我都要去。我还有事和你爹商量。”

       刚进家门,野蒿就对她爹说:“爹,今天该你做饭了。”小石牛马上就把话接了过去说:“还是你做吧,我和你爹商量一下事情。”野蒿不情愿地叽咕了一句还是做饭去了。小石牛对村长说:“我们得好好利用这棵野人参。”村长没听出小石牛的意思,他叫小石牛把他的想法说出来。小石牛说:“我现在有两个想法,一是利用这棵野人参看能不能把我们石象村建成一个旅游点,让那些没见过野人参的城里人都到我们石象村来参观这棵野人参;二是把这棵野人参预售出去,预售期可以长一点,二十年三十年都可以。”村长一听就伸出大拇指说:“你不愧是我们英雄的后人。我已经听出你的弦外之音了。”小石牛笑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这两个方案我们可以同时进行。要把石象村建成一个旅游点就得有资金,我们现在缺的就是资金,我们可以利用第二个方案得到一部分预售资金,把公路修到江边,这样,过江再到石象村就方便了。”村长补充说:“我们石象村还有个一百年前的英雄,这也是一大亮点;还有这湍急的金沙江和这大山的绣美以及它蕴藏的野生药材,这些都是吸引人的地方。”俩人越说越来劲。村长说“具体细节下一步再说,现在我们喝酒。”村长提高嗓门问野蒿把饭做好没有。野蒿说:“我也听你们说话呢,还没做好。”他爹说:“你这野丫头偷听我们说话。”野蒿说:“别说得那么难听,这棵野人参还是我发现的呢!”说完,她叫小石牛去帮着做饭,把他爹一人搁在那里。小石牛说:“好的,我也来学学做饭。”村长叫做好饭后就叫他一声,他要出去一下。村长看出了这两个年轻人的心思,故意给他们留了一点空间。看得出,村长也希望小石牛能成为他的女婿。

       野蒿和小石牛在厨房,除了做饭还有他们的趣事。野蒿对小石牛说:“你不太会做饭,以后就在我们家来吃。”小石牛说:“那怎么行呢!”野蒿说:“你为石象村人做了那么多事,我们得感谢你啊!”小石牛说:“我也是石象村人呢!”野蒿说:“对,我怎忘了,你英雄的祖先还站在我们村口呢!”俩人都笑起来。野蒿在小石牛的脸上亲了一下,倒把小石牛给吓了一跳。小石牛用眼瞪着她。野蒿说:“你比我家圈里的猪还笨."      小石牛完全没有这样的思想准备,也不知道怎样来回答。他看看野蒿,仿佛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山妹子是那样的逗人喜欢.

       饭做好了。野蒿叫小石牛把菜端到桌上去,她去叫她老爹回来吃饭。

       野蒿在屋外叫了几声也不见她爹应答。这时有人听到野蒿叫他老爹就出来对野蒿说:“你爹到村口去了。”一说村口,野蒿心里就明白了几分。野蒿转身回家,拿上手电筒,拉着小石牛就朝村口跑去。小石牛问是什么事,野蒿说:“我爹一定是去看你的祖先去了。”小石牛和野蒿到村口,借着电筒的光远远就看见她爹站在英雄老石牛的石像前。野蒿老远就叫着她爹,但她爹没有答应,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其实不用说我们就知道,村长是在缅怀石象村人心中的英雄。今夜村长为什么要去缅怀这位英雄呢?也许这与小石牛有关吧,特别是在家与小石牛的一番谈话,使这位村长看到了石象村人的未来,而这未来又切切实实与他们心中的英雄有关——没有这位英雄,就没有今天的小石牛;没有小石牛,就没有石象村的未来。

       小石牛和野蒿就静静地站在村长后面没有说一句话。小石牛此时的心理也很激动和复杂。一百年后还有人在这里缅怀自己的祖先,这是他小石牛想都不敢想的事。还是野蒿打破了沉默。她说:“爹,菜要凉了。”村长转过身来说:“走,回家喝酒去。”说完,他又向这位心中的英雄深深地鞠了一躬。

        饭桌上,小石牛对村长说:“我准备尽快回一趟家,把药材销售的渠道打开,等下一步把药材采挖了就可以直接销售出去了。”村长说:“所有的一切都按你的思路去做。”野蒿听小石牛说要回城里就说:“我还没走出过大山呢,我和小石牛一起去一趟城里吧。”她爹说:“你走了这山谁来守?还有这家里的事也多,我一人怎么忙得过来。”村长说得也是,单是他家圈里的几头猪每天就得要一个人来管。村长叹了口气说:“谁叫你妈死得早呢,要是你妈还在,你就可以和小石牛一起进城了。”野蒿说:“爹,你别说了,我不去就是了。”野蒿眼里含着泪。小石牛看这父女俩伤感就知道这父女俩生活得很不容易。他说:“等下次吧,今后有的是机会。”村长叫小石牛搬到他家来住,这样更方便一点。野蒿也在旁边推波助澜,让小石牛真不好推迟。小石牛说他准备明天就回去,等回来再说。野蒿说他明天就去把小石牛的东西全搬到她家来。村长叫他办完事后就快回来,小石牛说他也丢不下这里,会尽快回来的。这一顿晚饭吃了很久。小石牛也喝了不少酒。野蒿叫她爹收拾,她送小石牛回去。小石牛不要她送,但还是没拗得过野蒿。

        小石牛从到石象村来的那天起就和他爷爷住在村里的公房里,后来他爷爷走了,小石牛就一个人住在那里。说是村委会,实际上就是两间土房。小石牛一个人住在那里,加上对这山里的生活也还不太适应,确实也很孤单。野蒿把他送到后,他没有叫野蒿快回去,而是叫野蒿陪他说说话。野蒿当然很乐意了。小石牛说他明天走得早,并叫野蒿负责把那棵人参看好。小石牛说:“石象村的未来和这棵人参有直接的关系。”野蒿说:“你和我爹的谈话我都听到了,你不用说,我知道的。还是说点别的吧。”小石牛看看野蒿;野蒿也看着小石牛。在目光相遇的那一瞬间,都彼此传递着各自的心理。野蒿向小石牛靠近并闭着眼把头伸了向小石牛,可小石牛没有一点动作,只是呆站在那里。野蒿把眼睁开说:“你个笨猪!”说完,她一下就把小石牛推倒在床上并扑向小石牛。小石牛想推开野蒿,但野蒿把他抱得紧紧的,并让小石牛的脸贴着她跳动的胸脯。开天劈地,他小石牛可是第一次这样紧贴着一个女孩。野蒿还想进一步,但小石牛还是没有被酒精的作用所晕乎。他说:“别闹了,你该回去了。”野蒿不情愿地放开小石牛说:“你要早点回来,我等着你。”野蒿顿了一下又说:“明天我送你吧。”小石牛说:“不用了,你把那座山看好我就放心了。”野蒿叫小石牛一百个放心,保证不会有什么事。小石牛这时站起来主动亲了一下野蒿,并把她送出了屋子。野蒿带着一种满足消失在夜的深处——这个夜将是她一个多梦的夜晚。

       

       小石牛刚一回到家,他爷爷就迫不及待地问起了他在石象村的事。小石牛把他在石象村的一切都给他爷爷讲了一遍,也把自己这次回家的目的也给他爷爷说了。他爷爷一听就乐了,说小石牛不愧是英雄祖先的后人。小石牛的爷爷说:“你爸妈不是在药检公司吗,等晚上回来了叫你爸妈帮帮忙,不愁石象村的野生药材销不出去。”小石牛说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这事。他说:“等晚上你爸妈回来了再做打算吧。”离开了几月,爷孙俩格外亲热。石安又想讲他爷爷老石牛的故事,小石牛说今天就不讲了,他还想出去走走,看看医药公司的价格。小石牛说完就出门去了,他知道自己这次回家要办的事太多了,一刻也不敢停下来。

       小石牛除了对事业的追求,他更多的还是为了石象村的未来。他知道,要改变这大山里人们的生活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必须付出更多,但也还不一定能够达到预期的效果。单是他这次回家,从石象村出发就得走几十里路才能坐上车。几个月来,他这个城里长大的小伙子,还没吃过那样的苦,但他坚持了下来。能坚持下来就了不起了。现在他回到城里的家了,从心里来说他小石牛也想好好休息几天,但石象村人的那一份渴望,已经深深地装在他心里了。

        小石牛的父母听说自己的儿子回来了,早早就提前回了家。当他的父母第一眼见到小石牛的时候,都用惊奇的眼光看着他。他母亲说:“我儿子真正成了一个山民了。”小石牛也迫不及待地把他这次回家的目的给他父母说了,并希望得到父母的支持。他父亲说:“我们支持你。你的想法不错,但也有不少困难,你回去后一定想法取得当地政府的支持,这样就更好办一些。”他父亲的这一提醒也让小石牛心里多了一条路。他父亲说药材的销路不用愁,他可以帮联系买主,就是那棵人参的预售有点难度。小石牛说:“只能预售,因为石象村的资金短缺,就靠这棵人参来获取,所以只能预售二十年或三十年后的价格。我们的预售价格和预付资金可以和买主商量,二十年或三十年后,付清款后这棵人参就是买主的了。现在,石象村不但要靠这棵人参来获取资金,还要靠这棵人参来吸引游客。”听小石牛这样一说,他心里也明白了小石牛为什么要预售这棵人参而不是现在就卖掉。几月不见,他感觉到自己的儿子长大了,也有了一定的经济头脑。他父亲想了一下说:“药材的销路问题我来解决。那棵野人参的预售,我们可以先做一点宣传工作,找个记者写一篇报道,就当是打个广告,看看效果怎样再说下一步。你回去后也找县里给你们宣传一下,或拍个片子往上面送,这样宣传的面就更宽了。”小石牛听他父亲这样一说,从心里还真有点佩服他父亲。他说:“老爸不愧是当官的,办法就是多。”“你小子少来这一套,”他说,“你不就是看到你老爸的这点权吗。”小石牛说:“我可不是借你手中的权来谋私利,你的权是在为石象村人着想。”他说:“好了,不说了,我能帮的就帮。这几天你也不要再到外面去跑,在家好好休息几天再走。”小石牛的老爸说。“有了老爸帮忙,我可以放心玩几天了。我也代表石象村人感谢你和你手中的权利。”小石牛的语气有点调侃。他母亲在旁边说:“你利用你爸手中的权利和他的社会关系来为石象村人谋幸福,你父子俩都值得表扬。”小石牛说:“老爸,你听到我妈说的了吗?”他爸说:“好了,我心里有数——今晚我得喝两杯。”“我陪你”,小石牛说。“你小子学会喝酒了?”他问小石牛。“不会喝酒就不是大山里的汉子,”小石牛说。小石牛的爷爷这时也从外面回到家。他一进屋就问小石牛把事情给他爸妈讲没有。小石牛说一切都说好了。就等他回来吃晚饭了。

        小石牛回到家的第一个夜晚,他学着山里人的豪放喝了很多酒。这个夜,也将是小石牛几个月来高枕的一个夜晚。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82)|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