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方的博客

我手提人生询问死亡,崇高之后是否还有崇高

 
 
 

日志

 
 

(原创小说)金沙江岸的回声(一)  

2010-01-03 15:53:1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像村位于金沙江岸的大山中。石像村的历史,因石牛这个人物而在金沙江两岸流传;石像村的现实,因贫穷也在金沙江两岸流传。

         百年前的石像村不叫石像村,叫丫口。那时的丫口只有一百多人。由于丫口山高皇帝远,几乎和当时的朝代隔绝,从没一个外地人到过丫口,这也给丫口的人带来很大的自由空间。因此,丫口的人虽处大山中,但丫口人丰衣足食。那时的丫口人很团结,一百多号人都相处得象自家人一样,不管哪家有事,大家都会当着自家的事一样对待。丫口就象是一个小小的王国,他们的村长就是国王。当然,丫口也有麻烦的时候,那就是山賊(土匪)的侵犯。那时的山賊很多,象丫口这样比较富足的村,就会成为山賊光顾的地方。在这样一个时代生活的丫口人,为了自身的安全,他们选出了在后来成为金沙江两岸流传不息的英雄人物石牛为村长的领头人。当时的村长石牛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他把丫口人团结得象一个人,生活虽说不上很富足,但在当时同等条件下的金沙江两岸,丫口更能显示出生活的富足,丫口的名声也因它的富足和安宁而远播金沙江两岸。

        丫口的名声在金沙江两岸远播后,也给丫口人带来很多麻烦。当那些山賊生意惨淡的时候,就会想到丫口这个富足之地,总想在那儿去捞一把,那时的山贼就几次光顾过,但丫口人的团结也是出了名的,那些山賊也不是轻易就敢去打劫丫口的,尤其是石牛这个人物,会令那些山賊悚然。别说是几个山賊,就是来一群,只要石牛在丫口一站,那些山賊一个都不敢再往前走一步。那些山賊都知道石牛这个人物不好惹,。石牛天生力大无穷,那些山賊,只要让他逮住肯定会没好受的,不死也得让你伤,有时石牛还会毫不手软地将山賊举过头顶,扔到金沙江里去。石牛的神勇就是因他曾经把三个山賊扔到金沙江里去而出名。在金沙江两岸,没有人不知道石牛这个人物的。

       石牛在金沙江大山中统帅着丫口这个小小王国,人们的生活安宁,但在石牛统帅了丫口几十年后,也就是在石牛六十岁那年,在与山贼的搏斗中,因体力不支而牺牲。那一次的山贼也许是铁了心来抢劫丫口,来了几十个,而且个个手中有家伙。石牛在打翻几个山贼的时候,终因体力不支,被山贼刺中胸脯而牺牲。丫口也因石牛的牺牲被山贼洗劫一空。丫口从那次劫难后就破落了。石牛的后人也因怕山贼的报复而逃到山外去了,从此,金沙江浪拍打的回声再没有石牛一家人的回音,这个小小的王国也因石牛的牺牲而被金沙江水流走了。

       丫口人虽破落了,但对石牛的怀念是金沙江湍急的浪卷不走的。石牛牺牲后,丫口人从山中采来一块大石头,把石牛的像立在丫口,丫口人从此就象神一样崇拜着石牛这个人物,逢年过节都不会忘记在石牛的这块大石像前烧香叩拜。同时,这块石像也成了丫口人的期望。他们期望着第二个石牛的诞生,好再次带领丫口人过上安宁富足的生活。自从石牛的石像立在丫口的那一天起,丫口就不再叫丫口,改叫石像村了。

       今天的石像村在他们的期望走过一百年后,他们的期望还在延续,金沙江湍急的浪涛也千篇一律地不停地拍打着金沙江岸发出久久的回声,这样的回声,仿佛就是要把金沙江两岸的人们停留在历史的某一个音节,某一个浪尖,某一次怀想,某一次撞击……

       金沙江没有改变,金沙江两岸的大山也没有改变,金沙江两岸的人们也没有改变,石像村的那尊石像也没改变,只是在一百年后的今天显得沧桑,连同那流去流回的金沙江水也重复着一样的声音。

       石像村人在闭塞的生活中走过了一百年后,今天的石像村仍然是山高皇帝远,他们不会想到金沙江的流水还会回到起点,诞生第二个石牛的期望也被岁月蹉跎得没有了印痕。大山里的人们,更多的就是以大山为伍,以儿女为情长,以杂粮为食延伸着他们的存在。在山人的心里,那金沙江浪拍打的回声已习以为常,听不出什么新意,若偶有人顺着江水流出去一次回来,才会着实去听一次金沙江浪拍打的回声,并望着山外长长地出一口气。每当这时,他们或许会在这一瞬间猛烈地想一次,让金沙江的流水带着他们的希望和理想流到山外去,进行一次彻底的泯灭。

       石像村百年来,除了对石牛这个英雄的流传,就再没有更多的故事可讲,但就一个石牛的流传故事,足可以让石像村人骄傲。在金沙江两岸生活的山民是那么平淡无奇,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偶尔朝山外走一趟,然后又沿着金沙江岸回到大山中,若能够在几天几夜的徒步行走里带回一点新闻,就给那些还没走过山外的人讲一讲,,但这些新闻不算故事,第二天就会在艰苦的劳作中忘记那些新闻,因为那些新闻在他们心中没有现实意义。

       山里人的文化都不高,大多都是文盲,连字都不识几个,但生活教会了他们很多,这样一条简单的生活道理,是不需要文化也能读懂的。

      石像村人百年来,除了对石牛的怀念和讲述,他们的心里还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在哪一天能找到石牛的后人。当年,石牛的后人是在大伙的护送下沿着金沙江岸离开石像村的;现在,他们同样希望石牛的后人沿着金沙江岸回来;然后,再热火朝天地对石牛的后人讲一遍关于石牛的故事;故事最好是全村人都来讲,最后汇成象金沙江汹涌的浪涛,让石牛的后人带走,带到山外,让山外的人也听听山里的故事;这比他们从山外带回的新闻好听得多,要不然,石牛的故事不会讲了百年还在讲。石牛的故事是一个不会让石像村人疲倦的故事,也许再过一百年,只要石像村人还在,关于石牛的故事就会继续讲下去。(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84)| 评论(3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