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方的博客

我手提人生询问死亡,崇高之后是否还有崇高

 
 
 

日志

 
 

(原创小说)金沙江岸的回声(三)  

2010-02-01 23:42:5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石牛的第一个方案,就是在石象村所管辖的范围,不准任何人在山上采挖药材。这个方案也得到石象村人的大力支持,因这乱采乱挖的后果是人人都想得到的。虽这大山上的药材很多,若乱采乱挖,要不了几年就会枯竭;若是有序地采挖,这资源就会延续下去。小石牛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小伙。他看准了这野生药材和人工培植的药材的价格差额是非常的大。接下来就是,小石牛组织了十几个人到山上去做调查工作,先把这山上究竟有多少种药材掌握好,这也给后来的销

售打下基础。当然,这十几个人都是对药材很熟悉的,也有很多经验,他们知道在哪个季节采挖哪一种药材,也知道怎样来储存,在这方面,小石牛还得向他们学习。现在,石象村人几乎是人人都在维护这山中的药材,其它地方的人也不敢再到石象村所管辖的地方去采挖药材。

       经过一个月时间的调查,上百种野生药材的名字都记在了小石牛的本本上了。要想把这上百种野生药材在山上培植好也是不容易的一件事。小石牛决定把这些药材进行一次均衡的移栽,但这项工作的量很大,必须发动全石象村人来做。小石牛把这个想法给村长说了后,村长一口答应下来。村长说开个大会,把有关事给大伙说说。小石牛得到村长的支持心里也特别高兴。这一天,小石牛在村长家第喝了点酒,也是他第一次喝酒。本来小石牛是不喝酒的,由于心情特别好,再加上村长那个女儿野蒿硬是要小石牛喝,小石牛就在这大山里开始走上了他的酒路,这也符合山里人的特性——没听说过哪个山里汉子不喝酒的。

      话说这村长的女儿野蒿也年过十九了,这少女的心思也就是在复杂的阶段。从小石牛到石象村来的那一天起,野蒿就把对小石牛的那种好感留在了心里。后来小石牛留在了石象村,野蒿的心里也从那种好感慢慢地转变为喜欢了,但她没有机会来表达这样一种心理,因小石牛每天不是在大山上就是在忙他的事。今天小石牛到她家来了,但来了也是在和自己的父亲谈事情,很难有她说话的机会。还好,小石牛上了她家的饭桌,而且还和父亲喝酒。她就想小石牛多喝点酒,这样小石牛就不会去做其它事了,所以,她不断的劝小石牛喝,小石牛实在不行了她都还在劝喝,后来,还是她父亲制止了她。野蒿是一个长得和这大山一样清秀的山里女孩,但她的性格很野,有时她父亲也拿她没法。山里的汉子是粗犷的,山里的女娃有时也是粗犷的,这在野蒿的身上体现得很明显,也和她的长像形成鲜明的对比。小石牛在她家喝了酒回他住地的时候,她就执意要送小石牛回去,小石牛没法,也只好让她送了。这村长也看出了自己女儿一点什么心思,也没说什么,只是叫野蒿把小石牛送到后就回来。野蒿把小石牛送到住地后,小石牛就叫她回去,野蒿说她还有事给小石牛说。小石牛问她有什么事,她说想加入小石牛的那个药材组。小石牛说这得让你老爹同意。小石牛说:“你还是回去问问你老爹吧”。野蒿这时的脾气也来了,他就赖在小石牛屋里不走。小石牛说他喝了酒想睡觉了。野蒿说你先答应了,我爹那里就不用你管。小石牛心想:“这可是村长的女儿呢,我不答应行吗?”小石牛说:“我答应了,你老爹那里自己去说。”野蒿笑了,心想小石牛这一关通了就好办了,自己老爹那里就好说了。其实很多人都想进小石牛那个药材组,但这个组不是随便哪个都可以进的,没有为大家着想的思想是进不去的。当然,小石牛也不知道野蒿进药材组的目的,她是村长的女儿,不行也行的。小石牛说:“你该回去了吧”?野蒿本来还不想走的,但一想,只要进了药材组和小石牛在一起的时间多的是。她对小石牛笑笑就转身出门走了。

       我们都知道,这山里人家都住得很分散,有的一座山上就住那么几家人,一个村要住多少山头就可想而知了。但石象村比其它村要好点,相对来说还是比较集中,通知开个什么会的还是很快,不象其它村那样,通知开个会就要两天时间才通知得完,如果离集中地较远的人家,就很难有人来了,因开完会后当天就回不去了,所以,在山里要开个会也是很难的一件事。石象村也有几家住得很远,但还不至于当天开完会回不去。对于这次会,村长要求家家都要有人到会,因这是一次关系到石象村未来富裕的大会。还好,石象村人还是象百年前那样团结,就是住得较远的那几家人也早早地来到村委会。村长问他们是不是半夜就起来了。他们都笑笑说半夜起来是常事。他们说的没错,这山里人大多时间都是天不亮就得起来去干活,因有的土地离家太远了,还得带上一顿干粮。真是早出晚归。这山里人的生活也确实太艰难了。会上,村长把和小石牛事先就商量好的一些事给大家讲了,也给大家说出了石象村未来的展望。村大会一结出,全村人的那种兴奋劲就不用提了,因为大家都看到了希望。有的人又讲起了百年前老石牛的故事,有的人在说着今天的小石牛,当然都是高兴的事。会后还有人提议明年的今天在这里聚会。提这个意见的人好象心里很踏实——实际上,石象村人今天的心里都很踏实,因为有他们心中的英雄老石牛的后人在石象村带领他们向富足的目标在行进。当这个提议一提出来时,大家都很赞同,最后村长拍板同意了这一提议。这时的石象村人久久没有离去,就是那些住得远的人也没有想离去的意思。眼看天也不早了,村长说:“大家回去吧,明天就按会上说的开始奔石象村的富裕。”村长说完后,大家都陆续散去,但村长叫住了住得远的几个人。他说“你们走不到家就天黑了,我已经叫人给你们准备好了火把。”村长的关心也令人感动,虽是小小的火把,却把人的心照亮了——相信石象村的人通过这次村大会把心都会照亮的。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尽管石象村的山是那么高,那么大,有了这样一群人的支持,什么事都会好办的,小石牛在心里这样想。会后,小石牛心里也很兴奋,因为明天就是他人生中的一个新的实际步伐的行走——他心里不断筹划着下一步的下一步。

     石象村人向富足迈进的步伐在大山中开始了。以村长和石牛为核心的石象村人,不辞辛劳地梳理着每一座大山。他们把密集地方的药材移一部分到空旷的地方,让那些幼苗拙壮地生长。经过一个多月的培育,那些幼苗基本都活了下来。

下一步就是护理这些药材,这一工作由小石牛的小组来完成。石象村的大山多,路也难走。小石牛就把他的小组又分成三部分,分别在石象村所管辖的大山中每天巡查和护理药材的幼苗。现在野蒿也加入到了小石牛的小组。由于原来的小组是十个人,野蒿加入进来后就是十一个人。若按原来的人数再分小组,正好三个人一组,小石牛就做为机动,但现在又多出一个野蒿来,这可把小石牛难到了,并且野蒿一个组都不去,就要跟着小石牛。这可是村长的女儿呢,小石牛也只好依她了。这个药材组的工作也很艰苦的,石象村那么多大山,每天都要去走,去维护这山里石象村人未来的富裕。别说他们在这大山中来回爬上爬下的艰苦,这份责任也很重大,在来年是否有收获,就要看石牛这个药材组了。

       小石牛和野蒿每天都和一个组一起轮着在山中来回跑,跑不过来了,小石牛就单独和野蒿一起跑山。这也给野蒿创造了很多和小石牛说话的机会。野蒿这个性格粗旷的山里女孩,有几次把个小石牛闹得好脸红。小石牛说她再闹就叫她老爹把她叫回去。野蒿规矩了几天,但只要她单独和小石牛一起时,她还是照样让小石牛脸红。小石牛说她的名字没取好,就象这大山中生长的野蒿一样臭。野蒿说正因为她就象这山中生长的野蒿,所以大家才叫她野蒿。她接着问小石牛知道这山中的野蒿的药性吗。小石牛问:“这野蒿也是药材吗?”她叫小石牛翻翻他的本本记得有没有。小石牛肯定地回答没有。野蒿说这山里的野蒿在山里人看来是不值钱的,但在城里人看来就很难得,因为这野蒿可是大清热的药。她说这野蒿的药性就是臭。她笑笑又说:“象我一样臭”。小石牛也笑笑说:“知道自己臭,今后就不要臭了。”她说:“这药性变得了吗?”小石牛摇摇头,意思就是拿她没法。但在小石牛心里,野蒿却给他提醒了一点,就是在他本本上还没有记载的药材名,他一定要把这在山里人看来不值钱的药材也搞清楚。他问野蒿还能知道多少药材名。野蒿说她能认识好几十种药材。小石牛在心理很感激野蒿,因为野蒿提醒了他没有想到的一点,那就是当初调查药材的时候,只注重了那些比较贵重的而忽略了那些“不值钱”的。他决定在山中和野蒿一起再调查一下那些漏记了的药材。小石牛给野蒿说:“你明天和我一起到山上去,把你认识的药材都给我说说。”小石牛想了一下又说:“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呢!”野蒿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因为她就想单独和小石牛在一起。

       第二天一早,野蒿就来到小石牛的住地。小石牛这时还没起床呢。野蒿在门外把门雷得咚咚响。小石牛不好意思地起来把门开了说:“我昨晚睡晚了。”小石牛说完就转身去理他的床铺。野蒿也跟了过去说:“我来吧,你快去洗脸吃饭。”小石牛很快洗完了。他也学着山里人,带上早准备好的干粮就和野蒿一同上山了。

       初春的大山是迷人的。山中鸟儿的叫声都是翠绿的。那些早春的花露着娇羞的脸庞。带着青色湿润的枝条,在山风的吹拂里摇曳着舞姿。山那边的山鸡,偶尔送几声回音到耳边,就会感到大山的空旷,从而生出你对大山的敬畏。小石牛和野蒿趟着大山的露珠儿,用手中的一截棍子小心地拨开那些丛生的灌木,找寻着他们想要的东西。野蒿惊奇地发现有一株苗很象她听说过的野人参。她忙给小石牛说,但她不敢确定,因她也只是听说过,没见过。如果是,这可是一大笔收入呢!小石牛叫她把拨开的草还原,明天叫她老爹来确认。并一定要保密,免得其他人知道了来寻这棵价值不薄的人参。小石牛对野蒿说:“如果是真的人参,你今天的贡献就太大了。”小石牛叫野蒿好好记着地方,免得忘了。两人离开那里,趟着潮湿的山路朝山顶走去。

      小石牛和野蒿到达山顶时已是中午。初春的阳光很温暖,也给人的心里增添了不少暖色。小石牛和野蒿拿出携带的干粮,坐在暖暖的阳光下,嚼着自己不同的感受。对于小石牛来说,这是他在城市享受不到的生活;但对于野蒿来说,就习以为常了,因为她常带着干粮上山干活。站在这大山的最高处,小石牛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野蒿看着小石牛呆神的样子问小石牛在想什么。小石牛说:“我在想明年的今天,我是否有了收获。”野蒿说:“一定会有收获的——别想了,这山顶上的风大,我们下山吧。”为了获得更多药材的信息,小石牛和野蒿没有沿着上山时的路下山。他俩趟着丛生的杂草往山下走。这样的路,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尤其是对小石牛这个还不习惯山路的人来说就更容易摔倒了。野蒿从小就在这大山中野惯了,这点山路对她来说就不在话下。她在前面给小石牛开路,遇到危险时还拉拉小石牛的手。每当这时,她就会感到一股暖流流经她的全身;虽说野蒿的性格野,但她还是会很快放开小石牛的手。好不容易小石牛和野蒿才到达山下。这时的太阳已在山的那边。初春的天气还有点凉意。小石牛和野蒿沿着山路走在回家的路上。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20)|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