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方的博客

我手提人生询问死亡,崇高之后是否还有崇高

 
 
 

日志

 
 

(原创散文)远 山  

2008-02-12 15:06:2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还没有久远的记忆里,那是一个飘着雪花的冬季,应朋友之邀,我去了大山深处。朋友用山里人特有的朴素和豪爽迎接了我的到来。朋友说:“大山是城市之外的一个别有滋味的天地”。我说:“是啊!我一直向往着来大山走一走,看看这个天地与我们在城市生活的天地有什么不同”。朋友说:“你一定会有收获的。多采摘点这大山里的生活带回城市去,在开放的大都市里摆一个摊,出售这大山里的特产”。我和朋友都笑了。这是我到大山里留下的第一个笑声。

        晚上。我在朋友的特殊招待里,两床厚厚的棉絮盖在身上,尽管屋外的山风不断地吹打,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这大山的寒冷。早晨起来,我第一次感觉到这大山的神奇,到处都是雪花在空中飞舞。那些承受力较小的树木,有的被压弯了腰,有的已夭折。最奇的是,那些飞舞的雪花,就象仙女似的,在朦胧的山雾里舞蹈着,比电影里特写的镜头美多了。

       午饭后,山里的雾已薄了很多。那些飘飞的雪花也开始慵懒了,时不时地才飘下几片。朋友说这是难得的好天气,不如到山里去走一走。朋友说有事要去办不能陪我去走走,我说喜欢一个人独行。我一个人朝大山的深处走去。

       没有阳光的午后大山也是迷人的。顺着大山茂密的草丛遮掩的山路,我走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看到一户人家。越往大山深处走,心里好象有一种不可预知的恐惧,加上这时的雪花比出来时飘得大多了,山风在大山深处发出的回声也足够让人惊颤。没有胆量的山外人,在这个时候是不敢再往前走的。这时的山风以它的狂野更加地肆虐,越朝前走就越大,把整个大山的草丛树木吹得起伏不定,那山谷的回响就好象是在怒吼——这大山真令人敬畏。

       在大山里行走是很难看到一户人家的,尤其是在浓雾覆盖的大山,你若要刻意去寻找一户人家更是难。一个人在大山深处行走,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在行走过程中不断地看到人家。我想,到过大山的人,这种心理是第一的。我此时就没有走出这种心理。我就象寻宝人一样不断寻找着山里人家。终于,在我不断的行走和搜寻里,在山雾笼罩的大山深处,一山里人家若影若现地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顺着不是路的路朝山里人家走去。

      一只小狗犬吠着从山雾里蹿了出来。小狗的后面是一位很难判断年龄的山里汉子。从那只小狗的犬吠声中,可以看出它对自己主人的忠心。我对狗历来就有一种畏惧心理。我忙和小狗的主人打招呼。小狗的主人没理我。看得出,这山里汉子对我还有警觉。我知道我朋友在这大山里的名气,我忙说出我朋友的名字。这山里汉子听我说出朋友的名字,就对他那只忠实的小狗招呼了一声,小狗也听话地不再叫了。山里汉子这时以主人的身份邀请我进屋去暖一暖身子。他说:“这大山的冬天很冷”。他说出这个“冷”字的同时,我也同时看到他身上穿着的破烂,我心里不免生出一丝怜悯。我想:他的心也一定很冷。我很乐意地接受了他的邀请。进了那间说是小屋分明就是山坡上的茅草覆盖的一个栖身的窝。那间由树枝围着的小屋里燃放着一堆火苗,在透风的屋里不时地忽左忽右地舞蹈着。火苗旁边坐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递给我一连串陌生的眼神。小姑娘脚旁是那只刚才还对我吠犬的小狗,他乖乖地在小姑娘脚旁蜷缩成一个难以破译的意境。我边和主人闲聊边学着主人的样子,在手里握着一截小木棍,时不时地在那火堆里拨弄一下,让那火苗燃大一些,给这山里的冬天多增添一点温暖。从和主人的闲聊中,我对大山里的情况也了解了很多。也知道了他的妻子丢下他和自己的女儿到山外去了再也不回来。这一家在和我不断的闲聊里,我们彼此都熟起来。小姑娘开始递给我微笑。小狗开始对我摇起了那表示亲切的尾巴。我为我的“平易近人”感到高兴。

    我们的闲聊在不知不觉中走到结尾,因这山里的冬天来得太早。我不得不向这一家辞别。在我最后的视线里,我又回头看了看那间茅草覆盖的小屋。我真担心在一场大风中这间小屋就没了。  主人和他的女儿及小狗用目光把我送出很远很远。我敢肯定地说,这一家在我后来的记忆里将是我永远的牵挂。

       第二天我还想到大山里去走一走。我朋友说,这大山都是千篇一律的,不用再辛苦了。朋友又问我昨天的收获。我说:“比这个冬季寒冷,比这大山沉重的还有‘贫穷’”。朋友说:“这是大山的伏笔”。朋友的话比这大山的深壑还深,比这大山的重量还重。听了朋友的话,真不知道这一伏笔在什么时候能修改。但愿在来年的春天给大山洒下多彩的一笔。

       时间虽已过去几年了,但那个冬季和那座大山,还有那茅草覆盖的小屋以及小姑娘和那小狗一直在我心里难以忘却。我想,小姑娘可能已长大,长大后是否知道外面的世界;那只小狗,是否还那样忠实于自己的主人;还有那茅草覆盖的小屋主人,一定苍老了很多……——山里的雪花还飘吗?山风还是那么不羁吗?还有朋友说的大山深处的那一伏笔修改了吗?我看了看这山外的春天,那一双春燕正在剪彩天空……

     

  评论这张
 
阅读(708)| 评论(9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